您的位置:首页 >新金融 >

我国正在进入消费新阶段 “消费降级”判断不成立

来源:经济日报  

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正处于从物质型消费为主向以服务型消费为主的升级进程中。这一过程不可避免地带来消费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这是居民根据自身实际需求作出的调整,也反映了全社会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新追求。不能单纯地看某个平台或者传统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判断中国出现了“消费降级”。当然,在我国消费结构升级进程中,客观上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最近一段时间,“消费降级”成了热词。不少人引用廉价购物平台拼多多来证明年轻人的消费有降级趋势,同时统计数据也显示2018年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为8.5%,这让“消费降级”的判断似乎得到了进一步支持。

在当前复杂变化的经济形势下,对中国消费结构变化趋势的判断,是一个重大战略判断,涉及中国未来中长期发展态势的预测。综合多方面情况看,“消费降级”这个判断不能成立。

第一,城乡居民消费结构中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在不断提升。比如,2013年至2017年,全国居民教育文化娱乐支出在总支出中的占比从10.57%提升到11.39%;医疗保健支出占比从6.9%提升到7.92%。今年“五一”期间,全国接待国内游客超过1.4亿人次,同比增长9.3%,实现国内旅游收入871.6亿元,同比增长10.2%;“五一”票房同比增速约为19%。总体上看,2013年至2016年,全国居民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从43.71%提高到45.2%,3年提升了1.48个百分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快速提升,是我国消费领域的一个突出亮点,反映出我国正在进入消费新阶段。

有人把消费降级概括为“花最合理的价钱,买最合适的商品,理性地消费,过更聪明的生活”,其实质并不是所谓的消费降级,而是理性消费、环保消费等。

第二,所谓“消费降级”更多地集中在物质型消费的调整上。其实,宏观数据已经反映了这一点。2013年至2017年,全国居民生活用品及服务支出占比仅从6.10%微增至6.12%,中间一年还经历了一个下降的过程。对于物质型消费支出,这个现象是正常的。一般来说,在城乡居民物质型消费得到满足的情况下,物质型消费不可能再保持高速增长。随着人们消费理念更加强调节约、环保,物质型消费甚至有可能下降。

截至目前,我国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统计更多地反映全社会物质产品销售情况,并不包括服务型消费情况。

第三,当前衡量消费总量的指标无法客观衡量消费结构升级趋势。2013年至2017年,我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分别为13.1%、12.0%、10.7%、10.4%和10.2%。有人提出,这不是反映了我国内需市场增长逐步降速的态势吗?不能这样简单判断。尤其是一些发达地区,这一指标难以反映消费真实情况。比如,2018年1月份至5月份,北京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仅为3.8%,这个数据与实际感观相差甚大。因此,北京市提出了“市场总消费”的新指标来衡量包括物质型消费和服务型消费的总体情况。2018年1月份至5月份,北京的市场总消费增速为8.4%,其中服务型消费支出增速为12.1%。当服务型消费支出已经成为拉动北京消费支出的主力军,再拘泥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个指标,就会出现误判。

总的看,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正处于从物质型消费为主向以服务型消费为主的升级进程中。这一过程不可避免地带来消费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这是居民根据自身实际需求作出的调整,也反映了全社会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新追求。所以,不能单纯地看某个平台或者传统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判断中国出现了“消费降级”。当然,在我国消费结构升级进程中,客观上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如收入分配问题、中等收入群体进一步增长的问题等。把握消费升级的基本趋势,进一步破除不利于消费升级的体制机制,释放出巨大的需求潜力,不仅将为我国经济增长注入强大动力,而且将成为我国应对某些国家贸易战的最大底气。最为关键的是,在消费升级的大判断上,不能出现战略误判。 (匡贤明/经济日报)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