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三文娱 >

春节档撤档影片还能看吗? 网络会压垮院线吗?疫情来袭对春节档影响多大?

来源:上观新闻  

继《囧妈》大年初一免费上线后,原本定档2月14日西方情人节档期的港片《肥龙过江》也于2月1日在网上收费播出。

疫情来袭,让这个原本被寄予厚望的春节档惨淡收场。由徐峥的《囧妈》领衔院线电影直接转网上线,更引来巨大争议,有人甚至称“一批院线将在春节档后死去”。

面对这一特殊情况,春节档后的电影市场会如何?网络真的会压垮院线吗?为此记者走访了院线、演员、专家等业内人士和普通电影观众。

退出春节档的电影,还能在大银幕上看到吗?

“有没有人能搞到大年初二新加坡《唐人街探案3》的电影票?”因为国内绝大多数电影院关张,资深影迷陈深不得不想办法在旅游目的地尝试去看:“不管是前作的口碑还是预告片给的信息,我都太期待这部电影了。”

今年春节档多部电影备受关注,也曾在票房上被寄予厚望。“我们本来预计今年春节档肯定比去年更乐观一点,但疫情对电影行业冲击较大,现在还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没有办法对损失数字进行预估。”上海联和电影院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沈玥介绍,目前上海各大影院接到通知后暂停营业,退票基本在线上操作。

记者在本市多家影院走访发现,只有一两名值班工作人员留守。对于春节档影片是否还能继续放映,他们坦言“也在等通知”。沈玥也告诉记者,撤档影片目前暂无进一步的上映计划,“要看整个社会疫情的发展情况,以及电影局和片方的最后决定”。

“本来业界乐观估计春节档可以做到70亿票房。我个人没那么乐观,但会比去年58亿有所提升。” 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表示,疫情解除后,会有小规模的市场反扑。

对于7部撤档电影,大家都认为会出现“分流”。“《囧妈》应该不会上了吧,毕竟看过了,而且也不是必须二刷的电影。”市民陈潜说。石川持同样观点:“《囧妈》上映对它意义不大,而且徐峥和院线矛盾没解决,就算发行方愿意,院线也不一定给排片。”

对于备受期待的《唐探3》,石川猜测,“不会选择在疫情结束后随便找时间上映,而是找票仓档期,比如五一、十一等,《紧急救援》同样如此。市场竞争力强的电影会抢热门档,它们不怕竞争。但有些片子竞争力不强,好不容易抢到的春节档没了,又没有能力挤进别的档期,可能成了意外的牺牲品。”

《囧妈》网络上线影响有多大?

继《囧妈》之后,原本2月14日上映的港片《肥龙过江》于2月1日在腾讯和爱奇艺联合播出。更有人爆料称,2月14日前的电影将全部撤档,包含获奖影片《乔乔的异想世界》《小妇人》等。沈玥表示:“到目前为止,春节档以后的影片都没有新的上档计划公布。按照现在疫情的情况,估计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新的影片上档。”

尽管《肥龙过江》的制片人王晶表示“在这非常时期,我们想带给在家的你多一些宽慰,多一些解压”,但这部电影没有像《囧妈》一样免费,而是再次采用饱受争议的付费超前点映模式,有人认为这“印证了网络播放平台调整付费模式、抢院线蛋糕的决心”,也是院线与网络平台竞争的白热化。甚至有人撰文称一批影院将因此“死去”。

在石川看来,《囧妈》的本质问题是违约,这样的问题“要引起重视,不然会引起很多效仿者”。

“疫情确实是不可抗力,为什么不能取消合同?飞机因为天气原因取消,旅客也不能强制要求飞行啊。”在不少观众看来,徐峥的做法没有问题,既为电影挽回损失,也为这个特殊的假期提供了消遣,是一件双赢的事。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从电影院线上映到网络点播上线之间被称为影片的“窗口期”,时间长短由发行合同规定。“《囧妈》事件没有先例,存在空白。希望这件事能在今后合同上下游联动执行上更透明更完善。”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今后非常规时期的窗口期保护可能会写进合同条款。

作为网络播放平台,爱奇艺认为“付费超前点映”模式是“兼顾用户、电影出品方、平台三方利益”。“用户可以以适中的价格在第一时间窗口期选择院线新片观看,片方也能够通过更多上映渠道获取更多收益来源。”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表示,付费超前点映不仅针对疫情时期,也是为“中国电影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而做的模式创新。”

但在一些人眼中,这样的“创新”将导致院线乃至电影的“死亡”。对此石川有信心,院线电影网播“短时间内很难成主流”:“《囧妈》收购价格高达6.7亿元,有这个竞争力的国产片有几部,有多少网络平台能花6.7亿买片子?网络和影院的窗口期肯定会缩短,网络资金规模大,排片成本低,网播电影会慢慢增多,但想取而代之,成为电影放映的主流还早。”

“在电影院看电影和家里网上看电影完全两个概念。”喜欢电影的市民范瑶在地下室装备了全套音响设备、投影和按摩沙发,仍然无法比拟影院效果:“有很多独特感受只能在影院里才有。网播不可能取代电影,除非革新性的技术出现,比如VR实现。”

“一切的出现有它必然性,网播出现说明这是另外一条路,不可能堵死。”上影演员剧团团长佟瑞欣表示,电影人要有紧迫感,要拿出更好、更适合在电影院看的作品。“电影人应该思考如何把你的观众请回你的剧场。”

前几年佟瑞欣还在剧场里演《哈姆雷特》,“电影出现时,有人说舞台戏要被取代,但如今电影存在,舞台戏也仍然在。网播是一样的道理,大家为各自的观众服务。”

一批电影院将死于春节档后?

春节期间,一则《一批电影院将死于春节档后》的消息在不少人手机里刷屏。文章认为,春节档的消沉、电影转向网络平台,都是导致“院线死亡”的原因。

“2018年全国2000多家电影院因为亏损倒闭。这次疫情过后,很有可能会关一批。”石川坦言,影院成本太高,60%-70%的影院都在购物中心,场地租金不菲,但一场电影收入不过几千元。

“2016年全年中国观众突破13亿人次,这是里程碑式的。算算平均只相当于中国老百姓一人一年看一场电影,太少了。”在石川看来,电影院上座率平均只有15%,理想状态要达到60%-70%,“虽然产业很红火,但是整个产业经济效益不好是事实。”

2003年非典期间,电影院也出现影片撤档、影院关门的情况,但石川认为“没有可比性”。“中国的院线制改革是2002年开始的,2001年中国电影票房一年不到10亿。现在电影的6万张银幕,就是从2003年后积累起来的,来之不易。没有春节档全年至少五分之一的收入没了,虽然一部爆款可能就有50亿票房,但爆款可遇不可求,不能这样‘押宝’。”

站在市场一线,沈玥也认为整个行业面临的压力都非常严峻。“在抗击疫情期间,行业内在商量如何共度难关。希望疫情过后,能有更多片方振兴影业,也希望主管部门能对影院有相应的扶持措施,比如免租金、专项资金扶持等,帮助行业寒冬之后尽快复苏。”

石川认为,要把人均年观影数提升至五、六场,需要提高影片质量,院线市场本身也有潜力可挖:“现在大都指望贺岁档、暑期档,但冷档期、二级市场潜力还可以挖掘。影院经营服务要升级。”

作为观众,范瑶认为影院真正的问题在于盈利模式过于单一:“就卖卖票卖卖爆米花肯定不行,可以多学学剧场、博物馆的做法,让观影丰富起来。”

虽然现在经历着最艰难的阶段,但大家对电影复苏都有信心。“疫情结束后,票房能否出现一个小高潮,需要有优质的内容支撑,包括宣传、推广等跟上。”沈玥表示,大家都在趁这段休息期思考提升行业自身的生机和产能,也希望等到战胜疫情时,观众“憋了这段时间后,能有兴趣走进影院”。

“电影不会亡,只不过没有原来那么热闹,但相信慢慢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佟瑞欣则认为,此次疫情冲击,电影业内会重新审视自我,再次出发,了解社会真正需要什么。“我们应该更清醒地认识这个社会,包括我们电影人在这个社会应该承担的责任。”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