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三文娱 >

天气越来越热但在线教育却越来越冷

来源:深圳商报  

暑假即将来临,天气越来越热,但在线教育却越来越冷。近日,“在线教育迎来裁员大潮”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截至记者发稿时,话题实时阅读次数已超3752万,“学而思大裁员”“刚拿offer就被劝退”“应届毕业生被通知延期入职”等讨论不断。 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行业从忙着回应融资、上市传闻,变成了如今的裁员风波。

在线教育行业监管趋严

“在线教育行业监管变严了。”一位在线教育行业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去年,受疫情影响,在“停课不停学”的政策扶持下,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速回暖,市场规模达4858亿元,增速上升至20.2%,2020年用户规模达到3766万人。天眼查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国在线教育企业新增近9.7万家;截至今年5月31日,深圳在线教育相关企业2.63万家,其中2020年新增了3550家,2021年新增了1695家。

资本表现同样疯狂。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好未来、跟谁学、新东方等在线教育的龙头股股价屡创新高,其中,好未来的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元。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总额超过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比2016年到2019年4年的融资总额都要多。

然而,2021年开年,在线教育行业已是另一种景象。先有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亲自发文称“奔跑了8年的学霸君倒下了”,后有作业帮、清北网校等4家在线教育企业的课程广告涉嫌虚假宣传,被中纪委点名。紧接着,3月,央视下架了所有在线教育广告。4月,跟谁学(高途集团)、学而思等4家在线教育企业被处以50万元的顶格罚款;两周后,作业帮、猿辅导又被处以250万元顶格罚款。近期,掌门1对1等15家校外辅导机构,因价格欺诈等原因,共计被处以罚款3650万元。

此外,6月1日,新修订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正式实施,明确规定任何机构不得对3-6岁的孩子进行小学课程教育。此后,多家在线教育品牌下线启蒙教育产品。

在线教育不“在线”

K12教育包括学前教育至高中教育,是在线教育的“主战场”。据《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K12在校学生共计19383万人。中海软银研究院预测,2022年,K12教育市场规模或达6111亿元。

往年暑假,在线教育公司都会至少提前两月大量投放K12教育广告,吸引家长注意。某信息流广告公司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去年暑假,猿辅导最多一天在头条上的投放量就有3000多万元。而在监管趋严和教育部“双减”政策等因素影响下,今年暑假的在线教育市场格外“冷”,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少了,启蒙教育产品课程也不见了。

昨日,记者在市民邹女士的手机看到,数月前,她在学而思为4岁儿子报名的“小班数学思维特训班”“幼儿中班阅读表达特训班”等课程,目前均已下架,而记者搜索“小班数学”等关键词时,也只看到小学一年级及以上的相关课程。

对此,邹女士表示,启蒙教育课程全部下架“一刀切”的模式并不可取,而应该更多考虑每个家庭的不同需求。“作为家长,给孩子选网课,并不一定要求他通过网课学到什么具体知识,相反我们会注重趣味性学习,更多的是想培养孩子要有学习的思维和意识。”邹女士说。

另一家长伍女士则向记者表示,“小孩子想学习的方式有很多,上网课常用到IPAD等电子设备,对小孩子的视力发育也不好。”她支持下架小早启蒙教育课程,同时建议相关监管部门要留意,日后该类课程是否会换个课程名字又重新上架。

在线教育股价持续暴跌

K12赛道极速降温,投资机构纷纷减持,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等公司股价持续暴跌。

一位作业帮的被裁员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其在去年6月入职作业帮,当时作业帮员工2万人左右,2020年底增加到了3.5万人,但今年6月7日一个上午,就裁掉了1000多人。

裁员的在线教育公司不止作业帮。在微博搜索“裁员”,相关的热门词条还有“学而思裁员”“猿辅导裁员”“高途裁员”“VIPKID裁员”等。其中,据多家媒体报道,在高途内部会议上,高途课堂创始人陈向东宣布将裁员30%,并关停信息流投放和直播业务,而裁员的原因是高途旗下小早启蒙停止招生,这意味着该部分业务暂停。

此外,记者还看到多名应届生在脉脉、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吐槽,“自己马上要入职了,结果某在线教育公司又临时通知不招人了。”

监管收紧利好在线教育长期发展

接连受罚、部分课程下架、资本减持、股票大跌、裁员不断……酷暑之下,在线教育凛冬将至了吗?

网经社法律权益部分析师方熠智表示,短时间内多次对在线教育行业作出处罚,说明有关监管部门将聚焦更多民生领域案件,加强对各类违法违规行为打击力度,这对规范教育市场经营秩序有警示作用。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则表示,近年来资本的疯狂介入,教育公司野蛮生长导致质量参次不齐,高速发展下的在线教育或多或少违背了教育本质,商业气息过浓。而今年校外培训市场监管力度有了明显加强,在线教育公司接连被罚,既是监管收紧的表现,也利好在线教育的未来发展。他认为,未来的监管整治还将进一步扩大,只有不断调整公司发展策略的在线教育公司,才能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