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三文娱 >

全国各地到达上海的火车上的饮料瓶都如何处理了呢?

来源:工人日报客户端  

随着入伏,上海连日高温,饮料的消费也大幅增长,那么,全国各地到达上海的火车上的饮料瓶都如何处理了呢?

7月13日中午,马路都被烈日炙出了雾气。《工人日报》记者跟随上海站垃圾清运车来到位于上海站西侧的垃圾分拣站。走进垃圾分拣站,并没有想象中的蝇虫乱飞、腐臭熏天,只见100多个平方的分拣车间,已分拣出来的可回收的物品包装袋码在两头墙壁边,垃圾压缩机轰轰的转动,小山似的垃圾堆旁,分拣组组长汤春花正带领8名组员汗流浃背的分拣垃圾,每个人身边放三个框,分别装放可回收、湿垃圾、有毒害垃圾。她们带着口罩、乳胶手套、皮围裙,手持一根方便筷子划开一袋袋垃圾,从里面翻找出可回收、湿垃圾、有毒害垃圾,剩下的干垃圾扔到一旁,积聚一定量后,再用铁锹铲到垃圾压缩机里进行压缩。

拣瓶、拧盖、倒水、扔进筐,几乎1秒钟分拣一个瓶子。不一会的功夫,她们身边的塑料筐就满满一筐。

“这是12点多刚刚拉过来的四车垃圾,下一批垃圾会在13:30左右来,我们要尽快分拣完,然后用消毒水对作业区域进行冲洗,不然车间里异味会很重。”汤春花边分拣垃圾边说,语速就跟拧瓶盖一样急促、干脆。身上的工装全部湿透呈一色的水蓝色,脸上的汗水一颗一颗的往垃圾上滴。“不急不行啊,马上就有新的垃圾运来,这些垃圾稍有积压就会产生异味。”

今年暑运期间,上海站平均每天有165趟火车到达,产生的垃圾量有40余吨,为了做好垃圾分拣工作,分拣站24小时工作,14个人分白班和夜班两个组。

“我们4个人是2年前垃圾分拣工作开始时候就在这工作的,很多人由于受不了这个苦都离开了。”正在往包装袋倒塑料瓶的王会林说,冬天还好一点,夏天格外难受,脸上的汗水没法擦,里里外外衣服没干过,粘人难受不说,女同志上厕所衣服都难脱,她们上班至少带两套工装。

“我们觉得洗澡比吃饭都重要,16点左右有点空挡时间,清洁消毒好车间,我们几个女同志就会去淋浴房简单冲个澡换个干净的衣服,17点后一直到21点下班,都会很忙。”汤春花笑着说,虽然很辛苦,但公司对她们很是关爱,给她们配置了淋浴房,气温上来后,盐汽水等防暑用品也是大量供应。

塑料瓶子的包装袋越来越多,为不影响分拣作业,几个人一起把一个个大袋子用力往上码,“等到16点空档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些瓶子搬到外面走廊里等待回收公司上门来收。”数一数,已经有25大袋了。“到下午5点左右就会有40多袋,昨天一共回收了41袋1373公斤塑料瓶子,还有易拉罐54公斤、纸板箱90公斤。

按照一个塑料瓶子18克标准,1373公斤大约有7万余个饮料瓶。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