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24小时 >

“带货经济”行业数据:近半数从业者来自农村 逾七成从业者月收入不过万

来源:中新经纬  

“带货经济”行业数据:大部分月收入不到万元超半数仍是单身

在刚刚过去的第11个双11,网红、明星联手带货直播让此次购物狂欢节变得热闹非常。据公开数据显示,8小时55分,淘宝直播引导成交已破百亿,超过半数商家通过直播引流获得新增长。而过去一年来,结合“短视频+网红直播+电商”的“带货经济”热度飙升,产生了现象级的主播,带动了广泛的社会讨论。

11月12日,BOSS直聘发布《“带货经济”从业者现状观察》,以展现更多“带货经济”背后从业人员的真实生活状态,从人才需求情况、薪资、婚恋情况等多个维度进行探讨。据了解,本次调研了2342名“带货经济”从业者,主要涉及购物主播、商务、短视频策划制作、经纪人、直播运营等带货生态核心岗位。

2019年前三个季度,“带货经济”行业平均薪资为10570元,较2018年同比涨幅达到17%。广州、杭州为“带货经济”行业人才需求量最旺盛的城市,上海相关岗位平均月薪领跑全国,达到12160元。

同时,“带货经济”行业收入两极分化严重,逾七成从业者月收入不过万,近半数从业人员来自农村。44.3%的主播坦言团队仅有自己一人。相比恋爱,71.6%的主播表示更想先赚钱。

广、杭最爱“带货”人才

上海平均月薪高达12160元

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淘宝直播带货金额破千亿元,2021年带货规模有望达到5000亿。“带货经济”行业市场的爆发式增长,吸引大量的人才流入,行业平均薪资水平涨幅明显。数据显示,2019年,“带货经济”行业平均薪资为10570元,较2018年涨幅达到17%。

在“带货经济”行业人才需求最高的前15个城市中,广州以略微优势位居榜首,素有电商大本营之称的杭州排在第二位,MCN机构聚集地的北京、深圳紧随其后。成都作为后起之秀,挤入前五主要得益于多家头部MCN机构的加持,如国内最大女性美妆时尚MCN机构“摩卡视频”,国内最大的美食垂直类MCN机构“瘾食文化”等。

值得注意的是,招聘需求排在第六位的上海,相关岗位平均招聘薪资却位居第一,高达12160元,以李佳琦的东家美ONE为首的头部MCN机构不乏月薪超过6万的岗位,极大地拉高了当地的平均薪资水平。

逾七成人才月收入不过万

近半数从业者来自农村

双11当晚,两座不可超越的流量高峰李佳琦和薇娅均吸引了千万级用户在线观看,带货金额均近亿元。高光的背后,是连续不断的高强度直播。数据显示,近4成的“带货经济”从业者每天平均工作8-12小时,17.8%的主播最长连续直播10小时以上,这就意味着大量的“带货经济”从业者只要醒着就在面对镜头工作。

不是每一个努力直播的主播,都能像“李佳琦和薇娅”一样站在聚光灯下。在这场拼体力和脑力的“带货”厮杀中,两极分化极为严重。76.6%的“带货经济”从业者最高月收入低于万元。底薪+提成的收入结构使得带货数量变得异常重要,然而各平台的流量大部分倾向于少量的头部带货主播,大部分带货主播无人问津,66.3%的“带货经济”从业者入行不到半年,58.2%的人都在考虑转行,大浪淘沙成为这个新兴行业的常态。一位主播告诉记者,公司给的机会窗口只有半年,熬不出来就会被公司放弃,大家只能选择离职或转行。

面对“带货经济”行业爆发式增长的人才需求以及人员的不稳定,招聘者更倾向于选择学历不高、长相出众的农村青年。数据显示,75.7%的“带货经济”从业人员为本科以下学历,49.7%人员来源于农村。一位来自陕西省偏远农村的主播对此表示:“我不怕辛苦,现在我已经给家里盖了新房,还养着四口人。”

赚钱成为带货主播首要目标

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

数据显示,57.3%的“带货经济”从业人员处于20-25岁之间,正值适婚年龄,却有超半数人员处于单身状态。调研报告显示,71.6%处于单身状态的人员不谈恋爱原因主要原因是想先赚钱。“每天睁开眼就上直播,连饭都没空吃,哪有时间谈恋爱。这是个吃青春饭的工作,没那么多时间给你。”美妆主播kiki笑言。

选品、写广告词、妆发、拍摄全是一人完成,是大部分带货主播的日常写照,真正拥有小助理的主播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调研数据显示,44.3%带货主播的团队只有自己一个人。随着“带货经济”行业的不断发展,网红与明星的同台竞技让大众对于这个行业“low”的认知在不断扭转,偏见也在不断被打破。数据显示,超过六成带货主播都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和肯定。

标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