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创事记 >

继续强调藏羚羊保护确有必要 降低其保护等级为时尚早

来源:科技日报  

藏羚羊,被称为“高原精灵”。

日,有媒体报道,随着生态保护力度加强,我国藏羚羊数量已增至约30万只,保护级别从濒危物种降级为危物种。

年来,经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各部门的不懈努力,保护区规范化、制度化、信息化管理水进一步提升,管理体制机制得到逐步完善,管护力量不断加强,科研监测水逐步提升,依法保护力度持续加大,生境条件持续向好,藏羚羊保护取得了显著成效,分布在我国青藏高原的藏羚羊种群数量已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7万余只恢复到30万只以上。”8月15日,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吴晓民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确认,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藏羚羊由濒危降为危,我国并未降低其保护等级。

藏羚羊仍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记者查询《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藏羚羊的保护级别仍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但为何有降级一说?

专家解释,所谓“降级”是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2016年更新名录时,将其由濒危降为危,该“降级”实为受威胁程度“降级”,并非保护等级下降。

实际上,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会制定符合本国国情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和保护名录或名单。1989年起,我国先后颁布了包括《野生动物保护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在内的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律法规。

2021年2月1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公告发布了新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其中藏羚羊仍保留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并未宣布其降级。

作为参与调整名录的亲历者吴晓民表示,国家林业草原局、农业农村部组织专家在制定我国野生动物保护等级调整的基本原则时,不仅考虑了物种的濒危,还兼顾了物种的珍贵、关注度等方面。从目前来看,在保障藏羚羊的适宜生境条件和采取严厉打击违法盗猎措施的情况下,作为草食动物其繁殖能力和数量恢复很快,但由于其具有固定迁徙路线等,一旦其适宜栖息地遭到破坏,必将严重威胁藏羚羊种群安全。

“因此,藏羚羊所受的威胁因素仍然不可忽视,如果降低其保护等级,懈怠其保护工作,其种群和栖息地都将遭到不可逆的损失和破坏,已取得的保护成效也将随之丧失,继续强调藏羚羊保护确有必要,降低其保护等级为时尚早。”吴晓民指出。

我国对西藏、青海等地藏羚羊进行联合科考

2013年开始,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资助下,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西藏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青海省林业和草原局、航天772所、西北工业大学、中央电视台等单位对西藏羌塘、青海可可西里、青海三江源等地进行联合科考,连续多年开展“我们与藏羚羊”大型科考直播报道活动。

“我们采用空天地结合的方式,利用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太阳能无人机航测技术、高清智能球形摄像机、远红外相机技术等多种技术手段,进行藏羚羊种群、产仔地、栖息地及迁徙机制等研究。”吴晓民介绍说。

在联合科考中,我国首次使用北斗卫星定位系统、国产地理信息台(天地图)初步揭示了藏羚羊的迁徙规律;发现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甜水河至色吾雪山一带是目前为止青藏高原藏羚羊的最大产房,约10万只以上;调查发现了那曲市申扎、双湖、尼玛等县存在藏羚羊新的产仔地。

“目前,我们对藏羚羊新的产仔地、栖息地以及其伴生物种进行调查并布设高清智能球形摄像机以及远红外相机进行监测,为西藏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保护及生物多样监测提供详实数据,为西藏藏羚羊等野生动物的保护管理、藏羚羊迁徙路径上的网围栏拆除、藏羚羊保护地中移民搬迁提供了科学依据。”吴晓民表示。

针对当前藏羚羊状况,专家建议,下一步要继续利用现有高科技手段加强藏羚羊保护,持续开展科考、监测等研究工作,为准确评估其保护状况提供可靠、科学依据。同时,针对当前藏羚羊保护形势,还要深入研究和评估藏羚羊适宜栖息地承载力等,制定科学保护措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