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智东西 >

快递柜收费疑云调查:各家快递柜超时收费标准不一 迫不得已还是强制消费

来源:法制日报  

“上午投进去上午去取,就跳出一个界面说要收费1元。”近日,居住在北京市高碑店某小区的业主张凯拿出手机扫描快递柜上的二维码后,发现以前存放超过24小时才开始收费的快递柜“悄然改变”了。

事实上,距离一年一度的“双11”还有不到两个月,快递涨价的苗头已开始出现。中秋节期间,两家民营快递巨头中通和韵达陆续发布通知,称将上调部分地区的快件费用。而更让“剁手族”们坐不住的是,负责“最后一公里”的快递柜最近好像也动起了收费的念头。面对民众关注的快递柜被强制收费的问题,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各家快递柜超时收费标准不一

中秋节期间,中通快递发布一份通知:从2018年10月1日起启动快递费用调节机制,调整全国到上海地区的快递费用,具体费用调整幅度由当地服务网点根据总部指导建议并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实施。

不久后,韵达也表示,为缓解派送压力,将全国各网点到达上海地区的快件派送费上调0.5元/件,其他地区的费用调整时间另行告知。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两家快递企业上调的是“派送费”,即发件网点要支付给派件网点的费用,并不是消费者寄送快递所支付的费用,而且是否涨价的主导权在网点手里。

除了快递可能面临的涨价,最近让“剁手族”糟心的还有快递柜收费的事。不久前,北京的梁先生在取快递时发现,楼下的“丰巢”居然要“收费”了。

按照他的说法,原先丰巢只会在快递滞留24小时之后才会跳出“打赏”收费的二维码,现在存放8小时就跳了出来。之前明确是“求打赏”的页面,一看就知道不用付,现在变成了支付页面。

“因为这两天快递有点多,也没仔细看,第一次跳出的时候就扫码支付了1元。”当取第二个快递时,梁先生才发现,支付界面底下有一行小字“点赞丰巢,免费取件”,“其实和之前的‘求打赏’一样,只不过更加引导用户支付,体验不算友好。”

从网上的信息来看,杭州、江苏等地的用户最近也陆续发现,原本可以免费存放几天的快递柜开始收费,价格多在0.5元/天至1元/天。

“有的快递柜24小时没取,得交1块钱才能取件。”张凯经常网购,平日上班忙,很多快递员都将他的快递放在快递柜。有时忘了及时将快递取出,就得掏“超时费”,“理性上我可以接受超时费,毕竟占着格子就占着资源。但感性上又有点接受不了,觉得不应该让消费者承担快递柜费用”。

那么,是不是所有品牌的快递柜都收费?记者调查发现,各家快递柜收费标准不一。

张凯告诉记者,在他居住的高碑店某高层住宅楼下安放着一排快递柜,很多业主都会让快递员把东西暂时存到快递柜,下班再过来取,“原来24小时之内都是不收费的,超过24小时才收费”,“近期下班回家来取快递的业主扫码过后,发现仅存放了6小时的快递居然也显示超时,收费1元”。

在调查中,不少受访民众向记者反映自己小区速易递、云柜和收件宝都是收取一天1元的服务费。但很多快递柜的收费标准也是不尽统一,费用集中在一天0.5元和一天1元两个标准,超时的标准更是从24小时、12小时缩短至6小时。

“现在越来越多的快递柜要求只能免费放6小时,连班都没下,怎么可能来得及拿快递。”张凯说,“谁也不会为这1块钱去跟快递员吵一架,只是标准变了能不能提前通知一声,有时候家里明明有人,快递员非要给你放快递柜里”。

是迫不得已还是强制消费

在调查中,被强制收费也是众多受访者吐槽的焦点问题,很多民众反映快递员擅自将快递存放至快递柜中。

“每次都是快超时了,收到一条短信说已经超过存放时间,再不取件就收费了,提前也不知道有个快递在快递柜里放着呢。”居住在北京市望京地区的谢涵向记者吐槽说,一些快递员不打电话、不发短信就把东西放快递柜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快递员小秦向记者表示,使用快递柜也是为了提高效率。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快递柜其实也对快递员收费。体积越大收费越多,小件还可以寄存到快递柜,大件寄存成本太高,所以我们还是会送货上门。”小秦说。

调查中,不少受访者也对快递员不打招呼就擅自存放快递的行为表示不满。网友@佳期莫忘说,自己每次写的都是单位地址,但几乎每次快递都被寄放到快递柜,“有时候周末明明就在家,写家里地址,还是被放到快递柜,还得特意跑下去拿”。

“不送货上门干嘛不明说,不说一声就放快递柜,回头还得自己给柜子掏钱。”谢涵愤愤不平地对记者说,“这就是强买强卖呀”。

网友@nice-xing则说,快递费就是含送货上门的,“为了省事放快递柜还要让客户出钱就是强盗行为”。

据了解,丰巢快递柜日前在官方微博就快递柜收费一事回复称:“取件时,您可以主动选择‘免费取件’或‘扫码打赏’,非强制性”。

但消费者对此也有话要说。张凯表示,上午投放进去,自己接到快递柜投放的短信立马就去取了,还是跳出界面说已存放了几小时几分钟,收费1元,“不支付1元的话就要扫码点赞,一连蹦出好几个界面,十分麻烦”。

“白天基本都是老人在家,根本不知道点哪个点赞的键,等我下班回来取就超时了。”谢涵表示自己住的这栋楼上有很多邻居“中招”了。

不少受访者说,自己的时间也很宝贵,点赞等页面一遍遍刷新,还不如痛快把1块钱掏了,赶紧拿东西走人。网友@Agoni-良波说,自己问过快递员为啥不送上门,“快递员说这小区几千户,家家都送上门不得累死”。

对此,2018年5月1日起施行的《快递暂行条例》中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也就是说,快递员若将快递寄放在快递柜,需要先征得收件人同意。

对此,有快递员说,快递经常爆仓,个个都送货上门根本做不到,放一部分到快递柜也是迫不得已。

快递柜是否属于递送过程

快递柜是否属于递送过程中的一部分?

这是在采访中,不少民众提出的疑问。

“如果属于递送过程中的一部分,那么这个费用我认为应该是快递公司与柜子所属公司结算,因为我付过快递费用了。”张凯向记者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如果不属于递送过程的一部分,那么,就会有第二个问题:快递柜究竟是服务于快递公司还是服务于客户?

按照张凯的理解,快递柜如果服务于快递公司,是为了给快递员减少工作量的话,那么这个费用为什么要跟终端客户结算,“也就是我买东西花了快递费,你快递非要不给我送上门或按照我的要求递送到指定位置,直接丢快递柜,我凭什么要为快递柜付钱?我没有许可,被动和快递柜发生任何商业行为,你就问我要钱?如果我同意放快递柜,那么是否需要先确定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价格?另外是否快递柜需要承担替代我验货的责任?这两点明确了,终端客户主动和快递柜形成契约关系,那么我认为客户是需要为这个服务付费”。

这样的问题,曾经和某品牌快递柜产生过纠纷的谢涵向记者透露说,事后快递柜方面给出的解释是,使用快递柜出了问题,责任在快递公司,“但快递公司则让我找快递柜公司,种种踢皮球,后来我的号码竟被加入这家品牌的快递柜黑名单,但快递还是能把我的快递丢进柜子,这里面一定是监管出了问题”。

不过,对于快递柜,快递员似乎也是有苦难言。

“我们用这些快递柜还得交钱。”对于网友的责怪,在北京市马家堡地区从事快递行业的张师傅也有点委屈。按照他的说法,目前除了菜鸟智能柜,市面上主流的智能快递柜,如E邮柜、丰巢、速递易、近邻宝、格格小区在快递员投件时都要向快递员收费。

“丰巢的快递柜会根据大中小三种柜型,每次收取我0.2元至0.4元的费用。E邮柜是不论格位大小,每次都收取0.2元。”每个月,张师傅说他所在的公司会在他的工资卡里直接多打200元钱,当是快递柜使用费的补贴。

和快递涨价的逻辑一样,快递柜试图从免费转为收费的背后,也是持续亏损的压力。

截至2018年5月,丰巢科技的营业收入为2.88亿元,净利润为-2.49亿元;速递易母公司成都三泰控股2016年净利润为-12.5亿元,同比下降5278.9%;而菜鸟驿站在2017年度净亏损达2.90亿元,其2018年一季度净亏损为1.14亿元。

需求旺盛的快递柜业务为何会亏损严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快递柜作为硬件需要巨额投入。除了运营成本高,快递柜的盈利模式不清晰也导致了亏损的出现。于是,对用户免费的快递柜开始尝试收取一定条件的使用费。与此同时,快递柜公司还在尝试广告和开展电商的形式,让流量变现,增加盈利方式。

对此,曹磊认为,快递柜广告变现有限,流量变现的前景尚未得到证实。“快递柜的本质是物流服务体验,其次才是流量,本质应该是通过其物流属性提升消费者的体验,这是根本。”

标签:
相关文章